Discuz! Board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

资讯

订阅

《乡下人的悲歌》:谁能拯救美国扯破社会下的“白人穷人”?

2020-06-23| 来源:互联网| 查看: 317| 评论: 0

摘要: 《乡下人的悲歌》著名评论家刘仰据说川普当选米国总统后《乡下人的悲歌》一书立即蹿升到亚马逊图书贩卖第一......
 

《乡下人的悲歌》

著名评论家 刘仰

据说川普当选米国总统后《乡下人的悲歌》一书立即蹿升到亚马逊图书贩卖第一名。许多人认为这本书解释了“铁锈地带”的白人为何支持川普。这个说法很可能是图书营销手段。读完这本书,我以为它只是描述了米国“铁锈地带”中下层白人的生存现状,触及到米国社会一个紧张的现实问题。对于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作者并没有给出答案,也谈不上解释川普的当选。固然,米国海内差别的人站在差别的态度会有各自的解读,我只想从中国人旁观者的角度,说说我的看法。

《乡下人的悲歌》中的“乡下人”大抵是指米国农村地域及中小城镇的中下层白人,也可认为是指米国白人中的穷人,他们有时被称为“白色垃圾”。作者J·D·万斯出生在这个地域,对这些米国中下层白人的生活状态有切身相识。他自己厥后被耶鲁大学法学院登科并结业,有了和美的家庭和令人羡慕的事情。阔别了“铁锈地带”的令人窒息的生活。这本书基本上是作者万斯早年生活的记载和感觉。作为一名米国“80后”,万斯并不是学者,也不是理论事情者。他感觉到两者的巨大反差,熟悉到米国社会向上流动的困难,写下这本书,在我看来只是提出了问题。谁能给出解决方案呢?

巨富配资《乡下人的悲歌》一书中我们看到作者童年的生活情况非常糟糕,家庭争吵是家常便饭,酗酒、吸毒、打架、自尽、出轨、仳离、家暴、同性恋、早婚早育等等司空见惯。作者最敬重的外婆12岁时就差点开枪杀人,到了老年,外公外婆出门都随身带枪,他们防范的并不是黑人等少数族裔,而是像他们一样的白人。作者的母亲婚姻生活极为杂乱,多次出轨。作者的亲生父亲放弃了对他的抚养权,法定父亲不知去向。差不多每一年,母亲都要重新结婚或换男友,作者履历了许多“候选父亲”,每次与每一个“候选父亲”搞好关系,险些都是白搭,母亲终极都会将其换掉或被迫分手。作者小时候有人问他的兄弟姐妹,令作者苦恼不堪,由于除了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外,同父异母、同母异父、异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一大堆,他甚至都无法全部搞清。由于母亲的婚姻非常杂乱,作者小时候的姓名也经常随着变。搬迁是常事,一个孩子需要随时面临全新的情况。母亲吸毒,甚至差点杀了作者。当着无数邻人的面,母亲被警员抓走。但作者小时候为了拯救母亲,照旧在法庭上撒了谎,遮盖了母亲对他的存心伤害。与亲人晤面大多是在葬礼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充满变数和不确定性,甚至不如与一条狗的关系更稳固。人们常说米国人独立,作者认为,那是无奈,连怙恃都无法信赖依赖,除了自己还能依赖谁?

这一征象并非作者一家,而是米国白人穷人、“乡下人”的普遍征象。作者在书中简朴评论说,也许是由于制造业不景气、向海外转移,关于中国人“抢走事情岗亭”,作者在书中只提了一句。作者还指出也许是由于白人穷人懒惰。米国媒体上经常有“福利女王”的说法,即靠生孩子领政府福利的女性,但媒体上的“福利女王”都是指黑人女性,作者指出,他所见的“福利女王”都是白人女性。白人骗取政府福利的征象也很常见。包括早婚早育和单亲妈妈,作者所见也都是白人少女。由于这些“白色垃圾”辍学率很高,文化基础单薄,很难在新的技能发展中更新自己,很难顺应新的社会经济情况,除了制造业的体力劳动,无法实现新的就业,只能自卑过甚。面临自己的生活困境,白人工人阶级从不在自身找缘故原由,而是到处埋怨,充斥各种阴谋论,包括对奥巴马出生和宗教信仰的阴谋论。这一点倒是与川普合拍。阴谋论的存在现实上就是对体制的否认和没有信心,这一点也切合川普对所谓“建制派”的挞伐。从这个意义上说,有书评指出作者这本书说明了“铁锈地带”从白人穷人为何成为川普的支持者,不是完全没有原理。然而,川普能改变他们的运气吗?

面临生活的大量苦难,作者小时候曾经问外婆:“天主爱我们吗?”外婆虽然是耶稣教徒(新教徒),但险些从不去教堂。外婆却信赖“天主照旧爱我们的”。作者在书中简直提到他的亲生父亲是虔敬的教徒,属于每周固定上教堂的白人。作者也感觉到宗教信仰虔敬简直能给一些白人穷人带来稳定感,比方戒酒戒毒,婚姻稳定,宗教社区还能提供互助支持,帮助某些困难白人临时度过难关。宗教虽然是个解决措施,也令作者小时候感到羡慕。但作者同时也感到宗教有太多歪理邪说,比方天主创世论,让人难以接受。川普的支持者简直有许多是瓦沙比(WASP),但作者指出,面临民意观察,许多白人穷人只是装作很虔敬,现实上未必是真正的信仰虔敬者,更多是在民主党、共和党之间的谋利,看谁的许诺更诱人。至于白人工人阶级习惯于“甩锅”,靠埋怨别人为自己开脱,也可以从宗教找到缘故原由,即“爱我们”的天主是好的,但坏事都是妖怪撒旦干的。统统便能得到完善的解释。由于许多白人穷人知识短缺、眼界狭窄,很容易被媒体操控。在作者看来,许多学者在民调基础上搞研究、得出结论,实在民调并不可靠。

巨富配资作者J·D·万斯终极能脱离这个白色穷人群体,并不得益于宗教,而是得益于政府。18岁那年,作者加入了水师陆战队。他认为水师陆战队以强制性的“粗暴”方式改变了他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改变了他对生活的灰心看法,从而改变了他的人生。4年服役期满后,他进了大学,成为他们家族第一个读大学的人,厥后又被耶鲁大学法学院登科,从此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进入耶鲁大学意味着进入了米国上流社会,作者意识到,上流社会的生活方式与底层社会有巨大的反差。但作者并没有意识到这种反差同时也是上流社会的虚伪与底层社会的真实的反差,而是津津乐道于上流社会的老例和乐成。从此他也很难再回到从前的生活情况。作者指出,但凡脱离谁人毫无希望的底层社会的人,都不可能再回去。

巨富配资这是一个关于“米国梦”的故事,作者通过《乡下人的悲歌》表达了一个观点:米国社会向上流动的通道非常狭窄。绝大多数米国人的“米国梦”都无法实现,但许多白人穷人以为“米国梦”依然能很容易地酿成现实,于是他们不再积极,只是借助消费主义、政客许诺、哭穷诉苦,企图不劳而获地轻松实现“米国梦”。虽然作者自己是靠政府的帮助而挣脱了“白色垃圾”的运气,但他并不认为政府可以或许真正解决这个社会问题。在宗教和政府之外,作者认为,真正解决这个社会问题还得靠小我私人。这个观点现实上显示了作者的局促。

米国社会向上流动通道的狭窄,“米国梦”对于小我私人来说日益渺茫,像作者本人如许可以或许实现“米国梦”属于凤毛麟角,真正的缘故原由在于米国社会从二战以后日益南北极分化,橄榄型社会日益酿成哑铃型社会。已有许多学者指出贫富南北极分化的严重是当今米国最突出的社会现实。

要解决这个问题,宗教提供不相识决方式,把政府排除在外,靠小我私人充其量只是杯水车薪。如果说许多白人穷人把希望寄托在川普身上,只能说是押错了宝。拦阻“米国梦”的泉源在于米国的宪法原则和制度体系。要真正改变它,米国还需要一个漫长的量变到质变的历程,说白了,米国还需要一场革命,以彻底革除米国开国理念和制度理念中那些貌似正确实则错误的“真理”。要做到这一点不容易,靠小我私人更是不可能。米国只有再履历巨大的痛苦和磨难,才有可能反思和革除米国“普世真理”中的错误基因。以是说,《乡下人的悲歌》一书,只是看到了征象,提出了问题,并没有也不可能提出解决问题的手段。全世界的旁观者将在一个很长的时间里,看到米国在迷惘中苦苦挣扎。能否破茧破壳重生,只有时间会给出答案。

分享至 : QQ空间

10 人收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邀请

上一篇:暂无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社区活动
中信建投回复上交所羁系事情函: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

7月5日,Angelababy在社交平台发文,呼吁各人一起健【....】

654人往期回顾
关于本站/服务条款/广告服务/法律咨询/求职招聘/公益事业/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15-2020 宛城新媒体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宛城新媒体 X1.0